女兒最近為了在學校做耶誕樹,放學之後還要留在學校,經常回到家都是晚上9點之後。

學校附近的候車站有兩處,校門口車多人多,但是下車走回家較遠,而且女兒說9點之後就沒回家的車。

另一個候車站較暗較偏僻,可是下車的地方離家近。

不知道是不是我比較沒安全感,總覺得晚上一個小女生走在路上好危險。

可是她國中同學下車回家的那一段路更暗,更遠,兩邊都是稻田,她好像並不害怕。

有時都會覺得我太神經質,怕給女兒太大的壓力,只能把擔心壓在心裡盡量不表現出來。

今晚吃過晚餐後,回家的路上,女兒說起她和一位學長一組一起做耶誕樹,她覺得那位學長有點懶,一直告訴她,慢慢做就好不用做太快,不然會一直改很麻煩。

「學校圖書館有休息室,原來只有研究生可以申請,拿了鑰匙就可以開門進去,

   有一天中午,學長帶我去休息室。

〈聽到這裡,心裡隱隱覺得糟糕,笨女兒怎會單獨和學長去密閉空間。〉

   學長有時會輕輕碰我,我覺得很不舒服,」

「告訴他妳不喜歡這樣?」

「學長有從後面抱我一下,還親我額頭,我說不喜歡,學長還是又親一次。

   還說要認我做乾女兒,說這樣做一些比較親密的動作,就沒關係。

   以前國中時,學校常在宣導遇到這種事要勇敢的說不喜歡、不可以,

   當時覺得說這些沒用,現在知道不舒服就要馬上說出來。」

「沒發生甚麼事吧?」

「學校這點很好,桌子底下都有按鈕,發生事情就可以按下按鈕。」

「以後,不管去任何地方,絕對不可以只有一男一女兩個人,包括老師也不行。

   學校工坊也是一樣,不要單獨一個人在裡面,誰知道會不會有其他人下去,

   而且萬一發生意外沒人發現,這樣會很危險。」

「 國中時妳好喜歡很早到學校,我很擔心,跟妳說不安全妳還生氣咧!

   媽媽小學時也會很早到學校,有一次被男同學從後面抱住,之後嚇到不敢太早到學校。

   現在學校都開放給民眾使用,誰也不敢保證會不會有奇怪的人躲藏在哪裡。」

「那是我和同學在比賽啦!」

「媽媽,他是不是有其他想法?」

「是。」

「那我要報告老師嗎?」

「還是讓老師知道比較好。」

「也對,也可以提醒其他人注意。」

「學長一直說要送我回家,我都沒答應,說搭公車就好。」

「他開車嗎?還好妳沒答應,車上更危險。」

想到女兒不知提起多大的勇氣,才敢告訴我這件事,真的覺得好心疼。

這些話應該在心裡排練好多次,看她講得好輕鬆,女兒應該會覺得很害怕吧!

要慶幸我和女兒平時無話不談,她才敢對我說?

還是一般家庭親子都是這樣?


至少以前的我就什麼事都不敢說,因為說甚麼都會挨罵。

高中時,有位遠房表哥總是在媽媽不在家時來,

有一次想要...還說第一次會痛,但是沒關係,以後就不會痛。

我當時不肯,幸虧他也沒硬來,現在想應該是當兵怕被判軍法吧!

之後我曾說我不喜歡這位表哥,希望媽媽以後不要讓他來家裡,

換來的是一陣很難聽的痛罵。

老媽當時太年輕,不知道怎麼當媽,不高興只會用天生大嗓門罵人。

我正好叛逆期,也不懂怎麼當後媽的孩子,什麼事都放心裡,

滿滿的恨都宣洩在日記裡。

笨老媽還會偷看我的日記,然後批註,改正錯字,

氣得我日記全燒了,不寫了,

千方百計想搬出去,這才會到藝工隊。

所以老媽算是我的貴人,否則以當時極度內向害羞的個性,

不是被老媽逼到沒退路,我應該沒勇氣離開家還敢上台表演。

回到女兒身上,我很怕女兒像以前的我,什麼事都不敢告訴我,

從她小時候,每天一定和她聊天,常常聊到捨不得睡覺。

天蠍座很悶,有心事放心裡,我總是會旁敲側擊,慢慢引導她說出不開心的事。

這次她願意說出來,其實蠻開心的,至少這十幾年的用心沒白費。


幸好耶誕樹算完成了,女兒說有些部分不滿意,我建議這樣就好,不要再改了。

女兒今晚說有找兩位同學要一起去看「火影忍者電影版」

我說只要她肯花錢買票請我看,我就陪她去。

女兒好意外好開心,我也很意外,原來女兒希望我去。

最近真的花在臉書遊戲的時間太多了,多到疏忽了女兒。

要多些心思放在家裡,放在女兒身上,

「開心水族箱」我就進去餵餵魚就好,什麼融合、升級都不要管了,

還是家人比較重要。

可是好難唷!怎麼可能只有餵餵魚嘛~~小魚真的太可愛了!

 
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酷酷鴨 的頭像
酷酷鴨

香草的天地

酷酷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