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很喜歡的許多作家之一,應該是從『人子』開始認識鄭愁予,一則則的小故事,淺顯易懂,卻醞藏著很深的含意。之後的『鄭愁予詩集』,則陪我度過許多強說愁的年輕歲月。

 

在『陸一』時,一位隊友,選了李泰祥譜曲的『錯誤』,參加舞蹈比賽,每天他練舞時,我坐在排練場的地板上,看著他與女舞者一次次舞者愛與恨,離別與重逢。我沈浸音樂裡,幻想一位等候出征的丈夫歸來的女人,漫漫黃沙中,達達的馬蹄聲,隨著夕陽西下離去,又是失望的一天,關上門,一個人咀嚼著寂寞、擔心、期待、不知哪天才能盼到重逢?李泰詳的編曲也是我喜歡的,音樂裡的荒涼感,常常揪得心好痛。

 

 ************ ***********

 

錯誤     / 鄭愁予

我打江南走過
那等在季節裡的容顏如蓮花般開落...

東風不來,三月的柳絮不飛
你的心如小小的寂寞的城
恰若青石的街道向晚

跫音不響,三月的春帷不揭
你底心是小小的窗扉緊掩

我達達的馬蹄是美麗的錯誤

我不是歸人,是個過客...

 

 

賦別      / 鄭愁予

這次我離開你是風是雨是夜晚,
你笑了笑我擺一擺手

一條寂寞的路便展向兩頭了

念此際你已回到濱河的家居
想你在梳理長髮或整理濕了的外衣

而我風雨的歸程還正長

山退得很遠平蕪拓得更大
哎這世界怕黑暗已真的成形了....

你說你真傻多像那放風箏的孩子
本不該縛它又放它

風箏去了留一線斷了的錯誤
書太厚了本不該掀開扉頁的
沙灘太長本不該走出足印的

雲出自岫谷泉水滴自石隙
一切都開始了而海洋在何處?

「獨木橋」的初遇已成往事瞭
如今又已是廣闊的草原了
我已失去扶持你專寵的權利

紅與白揉藍於晚天錯得多美麗
而不錯入金果的園林
卻誤入維特的墓地......

這次我離開你 便不再想見你了

念此際你已靜靜入睡
留我們未完的一切留給這世界
這世界我仍體切地踏著

而已是你底夢境了.....

 

 

情婦     / 鄭愁予

在一青石的小城住著我的情婦
而我甚麼也不留給她
祗有一畦金線菊和一個高高的窗口

或許透一點長空的寂寥進來
或許....而金線菊是善等待的

我想 寂寥與等待 對婦人是好

所以我去總穿一襲藍衫子
我要她感覺那是季節或
侯鳥的來臨

因我不是常常回家的那種人

 

 

夢土上    / 鄭愁予

森林已在我腳下了
我底小屋仍在上頭
那籬笆已見到轉彎卻又隱去了
該有一個人倚門等我
等我帶來的新書和修理好了的琴

 

而我祇帶來一壺酒
因等我的人早已離去

雲在我底路上在我底衣上
我在一個隱隱的思念上

高處沒有鳥喉沒有花靨
我在一片冷冷的夢土上

森林已在我腳下了
我底小屋仍在上頭
那籬笆已見到轉彎卻又隱去了

 

 

雨絲      / 鄭愁予

我們底戀啊像雨絲
在星斗與星斗間的路上

我們底車輿是無聲的
曾嬉戲於透明的大森林
曾濯足於無水的小溪

那是
擠滿著蓮葉燈的河床啊
是有牽牛和鵲橋的故事
遺落在那裡的
遺落在那裡的

我們底戀啊像雨絲

斜斜地斜斜地織成淡的記憶
而是否淡的記憶
就永留於星斗之間呢

如今已是摔碎的珍珠流滿人世了 .

 

 

  /鄭愁予

不再流浪了 我不願做空間的歌者
寧願是時間的石人

然而 我又是宇宙的遊子
地球你不需留我

這土地我 一方來
將八方離去

 

生命 /鄭愁予

滑落過長空的下坡 
我是熄了燈的流星下乘夜雨的微涼 
趕一程赴賭的路

待投擲的生命如雨點 在湖上激起
一夜的迷霧

夠了

生命如此的短 竟短得如此的華美!

偶然間 我是勝了
造物自迷於錦繡的設局 
畢竟是日子如針 
曳著先濃後淡的彩線

起落的拾指之間 
反繡出我偏傲的明暗

算了

生命如此之速 竟速得如此之寧靜!

小小的島 /鄭愁予

你住的小小的島我正思念

那兒屬於熱帶 屬於青青的國度
淺沙上 老是棲息著五色的魚群

那兒的山崖都愛凝望 
披垂著長藤如髮那兒的草地都善等待
鋪綴著野花如果盤

那兒浴你的陽光是藍的 海風是綠的

則你的健康是鬱鬱的 愛情是徐徐的

雲的幽默與隱隱的雷笑
林叢的舞樂與冷冷的流歌

你住的那小小島我難描繪
難繪那兒的午寐有輕輕的地震

如果 我去了 將帶著我的笛杖
那時我是牧童而你是小羊
要不 我去了 我便化做螢火蟲

以我的一生為你點盞燈

 

客來小城

三月臨幸這小城,

春的飾物堆綴著…

悠悠的流水如帶:

在石橋下打著結子的,而且

牢繫著那舊城樓的倒影的,

 

三月的綠色如流水……。

客來小城,閭巷寂靜

客來門下,銅環的輕扣如鐘

滿天飄飛的雲絮與一階落花

 

 

全站熱搜

酷酷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